n4cv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-第157章 半夜將我送到仙君的牀榻上?熱推-dpajo

Home / 言情小說 / n4cv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-第157章 半夜將我送到仙君的牀榻上?熱推-dpajo

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
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
半睡半醒间,苏青之听到了一个久违的声音。
【系统提示】:宿主你好,适逢反转系统周年庆,为您赠送一次VIP客户服务,祝您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。
VIP客户?
那不就是冷千杨么?
系统抽疯了吗,他为我服务?

他那贵公子的做派能为我做什么服务?
点压式捏脚还是精油推背?
打住!
再想下去,本姑娘的兽血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苏青之带着满满的困惑进入沉沉的梦乡。
漫山遍野都是随风飘荡的紫荆花,她沿着山路走到尽头就看到银杏树下站着一位男子。
这飘逸俊雅的面容,眉间璀璨的红痣,仙君?
他微垂着眼眸好像在神游,嘴角微微翘起,衣衫半掩,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。
问道寻真
系统的意思是让自己占….占便宜?
反正在梦里,也不是真的,哈哈!
苏青之捏完脸颊捏胸肌,还无聊地蹭着他的耳垂吹了几口热气。
哇塞!绝色小绵羊竟然没恼?
还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,这样的美梦给我来十打!
“叫我小宝!”
猥琐精苏青之调戏道。
面前的仙君眼睛湿润如小鹿,紧抿着嘴唇就是不叫。
“那就给我哭!”
苏青之将梦里的仙君乱亲一顿威胁道。
“还不哭,我就继续啦?”
苏青之的爪子刚摸到他的腰带,就听到一声厉喝:“苏怀玉!”
这包含着怒气的声音,梦境原来都如此真实?
她一脸愠怒地抬起头发现这个仙君跟梦里那个不..不一样了!
不对…不对,这屋子怎么陈设变了?
黑白灰极简风,自己怎么睡在他的床榻上?
完了,这是狗仙君住的那间雅阁!
苏青之此时才发现自己以诡异的姿势搂着被子?
敢情刚才在梦里兽血沸腾那一段是…是无实物表演?
我的妈呀,丢死人了!
“啊!啊!”
苏青之立刻双手捂脸,蹬着小腿说:“出去,都出去!”
“师兄,这件事是我不对,我用迷香将小苏掳来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的。”
我成了一本功法秘籍
花如雪的声音带了一丝惶恐。
半夜将人送到床上?
我的天,花掌门这不走寻常路确实吓人!
不择手段的女人,可怕可怕。
缩在杯子里的“苏鸵鸟”叹了口气。
假装对月沉思的冷千杨揉着发胀的额头,也叹了口气。
事已至此还能如何,凑合住一晚再说。
闯祸的花掌门红着眼眶走了,就剩的屋里两个人四目相对。
“你在梦里做了什么?”
冷千杨眸子里闪过几丝笑意,明知故问地开了口。
“就是在一个漫山遍野种满了紫荆花的山坡上走走,看看风景。”
苏青之避重就轻地回答完,心虚地摸了摸鼻子。
这梦境的开头跟自己的梦很像,事情好像有些奇怪。
冷千杨收起戏虐的神色,一脸严肃地说:“你可有干坏事?”
这表情和语调分明就是看穿了什么。
打死我也不认!
苏青之抬起头刚要编个理由蒙混过去就呆住了。
仙君的嘴唇为何这么肿?
梦里的自己胡作非为,怎么跟现实重合了?
她忽然起了逗弄心思犹豫良久说:“我梦见自己走过山坡,泛舟湖上,有条大鱼自投罗网,它头顶有个王冠闪着淡淡的金光,我亲了一下他的脑门,就…”
“所以就是大鱼变王子,王子变青蛙,青蛙又变王八的故事?”
冷千杨耐着性子听完苏青之一大段冗长的描述,做了一个精辟的总结。
“千真万确,弟子绝不敢欺瞒您。”
下一秒苏青之就被人按在了墙上,他指着自己的嘴唇:“解释解释?”
两人挨的太近,脑袋都要凑一块了!
解释什么,说是反转系统送我的VIP客户服务?
我腿软,我心慌,我兽血又开始骚动了!
“就寝!”苏青之微微侧身用衣袖挡住脸。
“就寝!”仙君背转身子掩饰地咳嗽了两声。
一左一右,两人极有默契地躺回了各自的被窝。
遗憾的是,刚躺下没一会儿,苏青之忽然发现自己腿抽筋了。
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,左腿抽,右腿也抽,我太难了!
“你怎么了?”
听到动静的仙君一个箭步冲到屏风外,令人十分怀疑他是伺机而动的豹子。
“腿抽筋了,你快帮我扯腿!”
苏青之疼起来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地位,使唤道。
仙君一阵风地跑出去要回来两个热水袋?
跟没有生活常识的人简直没法沟通。
“不要这个,掰直我的脚趾头!”
冷千杨扶着她的脚正在观察,就发现被人一脚踹到了地..地上?
气氛沉默了几秒后,苏青之干笑两声:“失误,失误。”
冷千杨刚调整好坐姿,苏青之一使劲将脚蹬到他的肚子上?
“咕噜,咕噜?”
仙君的肚子十分配合地叫了两声,以示惊讶。
额..场面似乎更尴尬了。
冷千杨手足无措,运起内力围着腿饶了几圈,还是没有缓解。
天地 霸氣 訣
就一张脸能看,别的啥都干不了,绣花枕头一包草!
苏青之疼得龇牙咧嘴,说:“李野,李野知道怎么办!”
中国好师兄李野三两下搞定,拍了拍手说:“看吧,没我不行,我定亲的时候,多上一倍份子钱!”
宠妃在现代:情缘再续
“三倍,给你三倍!你真厉害!”
苏青之试图挽回场子,极尽含沙射影之功。
“小月的眼光不行,帅的没用,老了还不是秃顶没牙的糟老头子,重要的是勤快!”
“李师兄,你就很好嘛,上的厅堂下得厨房,洗得了裤衩,擦得了地转,好男人!”
“那些美男子又懒又笨,你领回家还得当爷供着,累。”
“明天我好好给你助助力,争取把她拿下!”
草包仙君的脸隐在纱帘中,遭遇了深深的打击。
他连人带被子扔进李野的房间,冷声说:“滚!”
气死你我更开心,哦哦,哈哈!
翌日一早,苏青之醒来后发现诺大的呈阅客栈就剩了自己一个人?
哦豁?
仙田喜地 峨光
仙君颜面受损,连夜带着花掌门逃之夭夭了?
复仇成功的我为何没有一丝喜悦?
苏青之养足精神走下楼,就听到一个惊天霹雳。
“你们知道吗,就刚才万花/楼也起了大火,死伤不少,特别是那位王妈妈。”
“挖心剖肝,剜眼割喉,尸体就挂在万花/楼门口,当场就吓疯了几个胆小的女子。”
“大白天的犯案,一定是魔界那帮狗东西!”
堂下的店小二挤在一起嘟囔着。
“死得这么惨烈么?”
魔界狗东西的头子苏青之喝着鸡丝粥,皱着眉头说。
“可不是,血流了一地,看了你绝对要做噩梦。”
店小二绘声绘色地说。
苏青之心里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,昨夜的事只有陈舟知晓,但愿不是他!
她无心用膳,通知张老头急匆匆地赶赴现场查看。
万花/楼一片狼藉,断壁残垣,到处都是烧成黑炭的家具。
苏青之随手扒拉着,忽然一股寒意从头凉到脚。
青瓷瓦片下面露出的酒壶,是松苓酒,陈舟最爱喝的!
他来过这里?
人是他杀的?
重生王者佣兵 归乡客
完了,倘若如此,自己欠他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。
“苏师兄,陈舟被仙君绑起来了。”
风尘仆仆跑来的李豆豆,眨巴着眼睛说。
一定要救他!
官术 狗狍子
苏青之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仙君在哪,快带我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