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k52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討論-第93章 屈爲側妃讀書-pm7po

Home / 言情小說 / 6k52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討論-第93章 屈爲側妃讀書-pm7po

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
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
想想就堵心,可有什么办法?
勋贵人家的男子都是三妻四妾,她嫁的还是未来天子,这种事更加无可避免,只要她占据着他心里最重要的位子就好。
“表妹,那盏牡丹花灯跟你一样漂亮,寓意也好,送你正合适。”
蒋若云将杂乱的心思赶走,欢喜又娇羞地说道:“表哥送的我都喜欢。”
她懂表哥的意思,牡丹是花中之王,暗指她日后至高的地位。
俩人一个愿意放下身段哄,一个愿意配合,很快就忘了先前的小插曲,又甜甜蜜蜜逛了起来。
却不知暗处一人悄然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苏宝儿勾勾嘴角,想必很快就有人教蒋若云做人了。
“姑娘,上好的烤鸡,物美价廉,要带一只吗?”
刚怼完人的苏宝儿心情不错,爽快地说道:“来两只。”
千灯节是大兴的情人节,鸡也该成双成对。
接过油纸包着的烤鸡苏宝儿打道回府,二哈那糟心玩意儿一天能吃六个时辰,再不给二狗补补,它早晚会得产后抑郁。
都市 之 仙 帝 奶 爸
回到农庄的小院子,二狗闻到肉香味立即从窝里跑出来,后面还跟着拼命往外扒拉的二哈。
“宝哥,你终于良心发现了!”
二哈感动得快哭。
斗 罗 大陆 3 龙王 传说
它总算闻到肉味儿了!
苏宝儿扯下一个鸡腿扔给二哈,剩下的放在二狗的食盆里。
二狗蹲坐在食盆旁,听到苏宝儿说可以吃以后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
二哈则趴在鸡腿上,它没牙,嘴巴也不够大,根本啃不到肉,可是以肉为床,肉香直冲头盖骨,它简直幸福死了。
谁知二狗解决了自己的份儿,无情地用嘴巴拱开二哈,几下就把鸡腿都吞进肚子。
最后还用爪子把二哈扒拉成四脚朝天的状态,在它身上一阵狂舔,给它清理油渍。
二哈快哭了,这下连闻爪子上的肉味儿解馋都成奢望了。
在一串卧槽声中苏宝儿预愉悦地回房洗漱睡觉。
至于陆云深,他最好是有急事,不然等他回来一定好好收拾他。
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可她一小女子不讲究这个,她报仇是从早到晚。
第二日皇后将蒋若云召进皇宫。
“见过姑母,才几日不见您气色又好了许多,称得人都年轻了,乍一看跟小姑娘似的,您一定把保养方法告诉我。”
蒋若云语气亲昵。
皇后膝下只有两位皇子,一直拿她当亲闺女疼,她也觉得孩子在娘亲面前不需要刻意伪装。
“你这张嘴就会唬人开心,本宫都快四十了,要还跟小姑娘似的,那不成妖精了?”皇后像往常一样回应,但笑得不太走心。
若云是她看着长大的,实在不忍心伤她的心,但有些事不能再拖了。
皇后站起身:“花园里的花儿开得不错,你陪本宫去看看。”
蒋若云忙过去搀扶。
“姑母和我心有灵犀,我也想去看看呢。”
姑母爱花,姑父便搜罗来许多名贵的花草种在凤仪宫的花园里,这里一年四季各有风景,怎么也逛不够。
“鸢尾花真漂亮,香味淡雅清新,我能摘些回去做香露吗?”
蒋皇后吩咐身后的宫女:“你们去给若云摘些好的。”
支开人后,皇后叹息一声:“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眼你都是快嫁人的大姑娘了,有些事本宫要与你说道说道,现在皇储不明,云稷需要多多拉拢人心,我们是他最亲近的人,一定要全力配合他。”
改造腹黑大小姐 暗月飞雪
“离王娶了商户女,其他皇子生母不显,都不是姑母的对手,谁能与表哥争?”
蒋若云不能理解皇后的担忧。
罪恶无声
“可不能这么说,如今蒋家风头无两,多少小人在背后搞小动作,还有离王手上的兵权,另两个也不安分,多个盟友比多个敌人好,只是要你委屈下,你愿意吗?”
皇后虽是询问,但蒋若云知道她并没有拒绝的机会。
因为蒋家不止她一个姑娘,她拒绝了,马上就有别人顶上。
“能帮上表哥我便不委屈。”
“云稷的正妻人选已定,是太后娘家的清河郡主,往后莫要以秦王妃自居,免得惹人笑话。”皇后敲打道。
像昨夜的事情她不想再次发生。
蒋若云满眼不敢置信,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认识过眼前人一般。
“若云,要以大局为重,这样对云稷好,也对蒋家好,而且你放心,只要有本宫在,谁也不敢轻视了你,日后坐在后位上的也只会是你。”
行尸乱葬 心有明月
蒋皇后笃定地说道。
蒋若云咽下心头的苦涩,乖巧地说道:“全由姑母做主。”
“这就对了,本宫累了,你自己去本宫的库房看看,看中什么就跟宝琴说,让她给你添到嫁妆里去,虽是侧妃,可本宫的侄女出嫁绝不能寒酸了去。”
皇后的库房都是好东西,有几件蒋若云眼眼馋了很久,但今天却没半点挑选的心思,
特别是想到昨天在苏宝儿面前趾高气扬的模样,她脸上火辣辣的。
宝琴怕她生出怨怼,小声劝道:“大小姐,你别怪皇后娘娘,她这些年要拢着皇上,要防着后宫那么多后妃,还得教养皇子提携父兄,也过得苦,要不是实在没办法,她真舍不得委屈了你。”
“我知道,姑母定是为我打算的。”
蒋若云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网游之王者重现 缘封
她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能穿上大红嫁衣,可这辈子都不能了。
就像她的姑母,现在身份再高,姑父再爱她,她顶的也是继后的名分,活着在原配灵位前执妾礼,死后埋在原配下首,这是礼法。
“就这个吧。”
蒋若云随手指了根簪子。
“奴婢觉得这对和田玉镯甚好。”
蒋若云露出一丝苦笑,对了,她区区一个侧妃,怎么配得上九尾凤钗呢?
妃常闹腾:嫡妃不如美妾
宝琴是皇后的心腹,蒋若云不敢放肆地释放自己的情绪, 很快敛起情绪:“麻烦琴姑姑帮我装起来。”
选完礼物,蒋若云跟皇后告退,直到离宫坐上自家马车才敢哭出声。
“小姐,您受了委屈可以跟皇后娘娘说,干嘛哭啊?”
彩月不解地问道。
这可不是自家小姐的作风。